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空协同通信 >

协同通信主席离婚腰斩股价 前妻再砸盘惹恼股民

发布时间:2019-11-23 12: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一场离婚,让协同通信(01613,HK)这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价在今年7月初的4个交易日里从0.445港元,最多下跌至0.15港元,跌幅一度达66%。此后股价有所反弹,不过协同通信主席王浙安的前妻又开始“疯狂”砸盘,继续打压股价。《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协同通信主席王浙安因为这场离婚,事实上减持了公司的股份,在此前的2014年4月1日,王浙安曾自愿公布了在两年内不减持公司股份的承诺,难怪有股民戏称为“愚人节的玩笑”。

  协同通信是家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此前知道、了解它的内地投资者恐怕不多。但是,近期在股吧里该公司的议论越来越多,并且闹得沸沸扬扬,市场对协同通信的关注度也由此提升。“协同的老板未来可以出本书:我是如何被前妻砸盘的”。“这两口子,一卖再卖,股价直奔一毛”。“离婚、离婚,离得股价崩溃”。“谁知道这女人还有多少股份要套现”?

  这些都是协同通信股吧里股民的各种议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此关注并研究了协同通信这家公司。

  此事得从一个月前说起,协同通信在7月2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主席王浙安告知,与妻子倪蕴姿离婚。此外,这份公告中还提到王浙安向倪蕴姿转让10亿股协同通信的股份,因此王浙安持有协同通信的股权比例从34.6%减少至19.08%。

  此消息一出,协同通信的股价立马开始下跌。7月3日,协同通信股价就大跌21.35%,随后3天又分别下跌18.57%、12.28%和24.8%。7月2日收盘时,协同通信的股价为0.445港元,而7月8日其股价盘中最低下探至0.15港元,跌幅一度达66%,4个交易日里公司市值最多蒸发达20.8亿港元。

  此后王浙安前妻倪蕴姿的举动更是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因为她开始“疯狂”的减持。从7月10日开始到7月24日,倪蕴姿先后6次减持协同通信的股份,共计套现6718万港元。

  7月10日,倪蕴姿以每股0.266港元减持协同通信3000万股,当天股价还涨了14.29%;然后倪蕴姿分别在7月16日、17日、20日和23日各减持了2000万股,协同通信上述4天的股价分别下跌5.17%、上涨1.82%、无涨幅和下跌1.85%。最后倪蕴姿在7月24日一口气减持了1.4亿股,当天协同通信下跌了6.79%。

  公司主席王浙安前妻如此密集的巨额减持,以及股价的大幅下跌,上述协同通信股民的愤怒也就可以理解了。

  为何王浙安的离婚,以及其前妻倪蕴姿的连续套现会引发股民的如此不满?这还要从2014年说起。

  协同通信在去年2月12日完成大量的新股发行后,股价开始下跌。从2014年的2月12日到2014年4月1日收盘,协同通信的股价从0.71港元下跌至0.41港元,下跌幅度达到了42.25%。

  值得注意的是,期间协同通信主席王浙安先后4次减持公司股份套现4.93亿港元,持股比例也从53.89%减少至38.54%。

  随后协同通信在2014年4月1日收盘后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注意到近期公司股价及成交量的变动,并确认公司的业务及运作都正常,而且公司主席王浙安承诺在两年内不减持公司股份。

  事实上,王浙安在今年7月通过离婚,把自己持股协同通信的比例从34.6%减少至19.08%,显而易见王浙安持有协同通信的股份是减少了。此外倪蕴姿也把因离婚接受的协同通信部分股份在市场上进行减持套现,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

  在协同通信主席王浙安承诺不减持公司股份的承诺期内,通过离婚并转让股份的方式,事实上是减持了公司股份。对此,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减持承诺如果没有违约对价的话,那么违约只是影响到个人信用,不会受到惩罚和其他约束。

  吴立骏还举例,如果公司老总在不减持承诺里提到,一旦减持将把减持获利上缴上市公司,那么就有实际的约束。如果没有类似说明,那等于没有承诺。

  在港股市场,“壳股”、“老千股”并不鲜见。协同通信目前0.234港元的股价和此前巨大的波动,似乎很符合上述两种类型的股票。

  不过,仔细看协和通信的年报,却发现该公司有长期稳定的收益,而且业务还具有垄断性。

  协同通信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并且主要业务也在内地的企业,公司于2012年4月18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招股价为0.33港元,IPO募集资金为8860万港元。简单的说,协同通信就是一个卫星宽带互联网的运营商,满足一些普通网络到达不了的地方的通信及宽带需求,如:海洋、沙漠、森林等。

  协同通信主席王浙安(前称“王钢军”)也为公司创办人,在2001年创办了协同通信。王浙安曾于1999年至2001年担任中国公共医疗(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主席。此外,王浙安还于2005年至2009年,担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院兼职教授。

  协同通信在截至3月31日的2015财年的营业额为3.3亿港元,同比大涨89%,此外2015财年的纯利也达到了3374万港元,同比上涨12.36%。

  在2013年9月13日及26日,协同通信两次宣布与Thaicom的子公司签订协议,以8000万美元的对价购得IPSTAR-1号卫星(一美国公司制造的商业通讯卫星,于2005年升空,预期服务年限至2022年6月)的宽频互联网连接及其他应用的使用权,期限为9年半。

  受此重大业务收购的影响,协同通信股价从2013年9月13日的0.7港元大涨至2014年1月28日的3.68港元,涨幅达4倍多。

  值得注意的是,协同通信的其他大股东也都大有来头,如:中信资产(CITIC Capital ManagementLimited)拥有协同通信10.44%的股份,瑞银(UBSGroupAG)持有协同通信7.4%的股份。除了上述知名机构外,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有限公司持有协同通信7.26%的股份。

  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协同通信也开始了一系列动作。先是在今年6月份变更了董事委员会的组成,并更换了公司的行政总裁、独立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其后,公司在上周五(7月31日)盘中停牌,并透露将有集资活动的公告披露。

http://warfaremma.com/haikongxietongtongxin/91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