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还可发射 >

甘肃平凉通信发射塔建住宅区 居民患病疑遭辐射

发布时间:2019-12-02 20: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片安置区住着60多户人家,上百口人,关于脱发、失眠、胸闷、肌肉酸痛、视力下降等一系列疾病已经成了他们共同的话题。在排除了水污染、大气污染之后,居民们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离家门不远的通信基站发射塔。

  不仅如此,她的头发一直在掉,两片两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头发已经脱落,每次出门前她不得不百般遮掩。

  5年前,从市区搬迁至南环中路64—1安置区后,刘淑文经营起一家小理发店,主要打理周边熟人的生意。最近她发现,几乎每一位顾客都在议论脱发,甚至包括小孩儿的头发都在掉。

  邻居周碧英的头发已经快掉光了。丈夫杨德福自嘲说,43岁的老婆头长得像一个癞头僧,“一个女人家头发掉光了,太难看喽”。

  这对四川籍夫妇2004年10月入住这里,靠卖四川泡菜为生。低廉的租金吸引他们选择了这个偏僻的城郊小区居住。现在,他们不得不暂时歇业,花积蓄度日。顾客们反映他们的泡菜里经常能吃出头发丝儿。

  今年72岁的退休干部李永才注意到,这几年许多怪病、怪事相继出现在这片区域。

  他留意着居民们的抱怨——大面积脱发是大家反映最为集中的问题;另外,很多中老年人发现自己开始失眠。居民们还反映经常出现全身疼痛,包括腰疼、脖子疼、肌肉疼等诸多症状。最为不解的是,很多人抱怨自己的视力正在急剧下降。

  这里的居民用排除法排除了大气污染、水污染之后,将目标锁定了通信基站发射塔。居民们说,他们周围方圆1公里之内,没有工厂,也没有高耸的烟囱。他们喝的水,和市区居民一样都是自来水。

  据已经在此地生活了20多年的路秀莲老人回忆,发射塔是2002年建起来的。她家的房子,就在离发射塔仅有10米左右的一个下沉式坑基里。老人记得,安置区里的住户大多是在2003年后陆续搬迁至此的。

  尽管居民们还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的症状与发射塔之间存在必然联系,但居民们发现,出现严重病情的家庭,就是距离发射塔最近的几户人家。

  如今,杨德福已经萌生了搬离“是非之地”的想法。每天夫妻俩在厨房做泡菜时,抬头就可以看见那个发射塔。他们把卧室的床搬到了客厅,但妻子的头发依然掉得厉害。

  48岁的李军平说,他的这套房子,是在南方打工14年,“勒紧裤腰带,从嘴里一点点省出来的”,如今人心惶惶,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迁往何处。

  在刘淑文理发店门口,她9岁的小女儿指着20多米远处的发射塔,用动画片里奥特曼的语气说:“大塔,你好坏啊,我要把你劈了!”

  一年前,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角,位于盘旋路的平凉市人民医院门诊部家属楼的退休医生们,同样因为小区附近建了发射塔,开始维权、上访……

  “大家都是搞专业的,都知道电磁辐射的危害。”76岁的高级药剂师郝有福说。他参与了那次艰难的维权。

  据多位老医生回忆,2008年10月,一处通信基站要建在他们小区外。考虑到有可能受到电磁辐射的威胁,这些老医生自发前去和施工人员交涉。无果后,小区居民聚集起来将尚未安装的发射天线抬走。对方报案后,经警方调解,居民们只好交还了这些设备。

  这些离退休医生并没有立即停止他们的维权。此后,他们组织了30多人到平凉市信访办上访,到平凉市政府网站发帖留言,还有人给市长热线打了电话。

  但居民们很快败下阵来。就在他们寻找表达诉求通道的时候,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基站的主杆已经直挺挺地立起来了。

  有人动议拆发射塔,但被郝有福等老人劝阻。老人们认为这样会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有人建议,应该打官司解决问题,但不菲的诉讼费用和繁琐的程序让他们望而却步。

  2009年10月17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此处基站建在平凉市粮贸宾馆后院宽阔停车场的东边。基站的主杆位于两幢家属楼的中间。据现场目测,与住宅楼仅一墙之隔的基站距离最近的住宅楼直线米,而白色的发射天线岁的高级药剂师张伟也发现自己有失眠、掉发的症状。他告诉记者,电磁辐射主要影响人的心脏。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室内环境监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赵玉峰教授在他2005年的论文《提高人居环境质量降低公众电磁辐射暴露水平》中写道:“电磁波有害论受到各种疑问,因为目前人类还无法说明白血病等许多疾病的产生原因。对电磁波的研究仅有20多年,同时电磁波与吸烟不同,其强度、频率、接触时间、波形等较复杂,因此很难证明它与癌症之间的关系。综合目前的医学调查,人们无法否认电磁波对人体有影响。有关辐射引起的致癌、致畸、致突变三致效应正在研究与探讨之中。”

  赵玉峰介绍,电磁辐射主要通过热作用对人体产生影响,引起神经衰弱症候群和反映在心血管系统的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典型的症状表现为头痛、头晕、周身不适、疲倦无力、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等,部分人员则发生嗜唾、胸闷、心悸等症状,女性有月经周期紊乱现象发生,少数人有脱发现象。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这位老专家解释说:“电磁辐射不等于电磁污染。超过一定安全标准,达到足够强度,就会对一些敏感人群产生影响,就要引起人们的注意,采取防范措施。但即使出现不适症状,也不要怕得要死。大可不必对电磁辐射草木皆兵。脱离电磁辐射环境或者采取一定补救措施,不适症状便可以恢复。”

  “超过标准的才会对人体有害。”不久前,国家环境保护部核与环境法规标准专家委员会电磁辐射组专家王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移动通信基站在它的工作频率范围内,国家规定是40微瓦每平方厘米,如果超过40微瓦,这个环境可能就会有风险了,如果小于这个标准,就没有问题。”

  王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个标准是电磁辐射防护规定(GB8702-88)做出的。

  有专家介绍说,在对移动通信基站进行环评时,是取GB8702-88中功率密度的1/5、即8微瓦每平方厘米为标准。

  这位专家透露,上世纪90年代,国家曾组织由环保部门、卫生部门、电力部门、通信部门、无线多人组成编制组对电磁辐射标准进行修订,“向国际标准靠拢,因各方意见不一致,未达成协议。”

  “现在这个标准应该说是比较严格的,国际上的标准是50微瓦。”王毅说,“还是一个量的问题。现在人们的生活离不开电,也离不开电磁波了。很多人对基站不了解,电磁波又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所以才害怕。”

  针对一些居民反映受电磁辐射影响出现脱发、失眠等症状,这位专家进一步解释说,“现在城市环境比较复杂,人的压力也比较大。也可能是社会原因等其他原因造成的。”

  多年参与通信基站环评审核工作的赵玉峰教授介绍说:“绝大多数基站在居民区,符合安全标准。但一些老的基站功率较大,距离居民区较近,也正在逐步改造。”他发现,过去很多建在农村的基站,周围已经建起了密集的建筑。“很多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规划部门没把好关。”

  采访中,记者发现,目前业界对通信基站发射的电磁辐射是否对人体造成威胁这一问题依然存在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移动基站发射的电磁辐射严重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另一种观点争锋相对,认为移动基站的建设按照国家相关标准,GSM基站天线高度均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值,加之电磁波在空中的能量衰减,电磁辐射影响事实上已经非常微弱。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是一个说不清楚的问题。三大运营商曾出面解释过这个问题,但发现炒得越热,问题就越谈不清楚。后来,索性大家都不怎么提了。”

  这位对通信业观察多年的人士表示:“这或许是现代人的悲哀。除非你回到原始社会,不然你就不可能避免受到这种伤害。”

  他所居住小区的居民曾动议要求拆掉安装在小区的移动基站,但居民很快发现,手机信号越来越差。居民们又开始打电话投诉信号差,要求恢复建设基站。(记者张鹏) (来源:中国青年报)

http://warfaremma.com/huaikefashe/98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